365bet娱乐线上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禅心文苑 当前位置: 首页 >正念是佛 >禅心文苑
童心禅韵
发布时间: 2013-12-07   作者:耀清   来源:dajue  浏览次数:

     (一)分离

        短暂的出去了几天,没有和孩子们提前打招呼,惯常要是听课或者有事都会提前一天放学时和他们说明缘由。周一的时候,在路上到门卫的时候,看到瑶瑶,奶奶牵着她的手,她见着了我先是双脚离地蹦跶了一下,然后就使劲的笑,笑得眼睛果真成了一条线了。

         到了教室,娃娃们生猛得朝我身上扑。我的心被他们的拥抱和亲亲柔软成一面洁净的湖水。有的孩子,看见几个善于表达的孩子抱我,也悄悄靠过来。我惊讶的觉察到:虽然他们才5、6岁,可是与父母的亲密早就不像婴孩时期那么依恋。很多家长自从孩子上学,就注入了很多功利的思想,他们有多久没有温柔的对待自己的孩子了?我简直感觉到,有一部分孩子像几米漫画里描述的“拥抱饥渴症”。

        爱,这个字眼被泛滥的应用。父母一定是爱孩子的这种传统思想与我们的传统文化是无比契合的。以“孝”为首的几千年的思想让孩子永远在“父母的权威”下成长。我承认,爱的魂一定在,但是父母真得都懂如何去爱自己的孩子吗?

        《天道》里元英对父母的冷静和疏离与我对亲人的心性很一致。元英父亲生病时,他二话不说就飞奔回家并且拿出医药费。但是,当医生说可能无力回天了,他亦觉得没有必要做过多的无用功。父母与孩子,首先要尊重彼此作为一个独立的人的存在,然后再是亲缘关系。现在的孩子,很多都在“家庭暴力”中成长,这里不是指的父母虐待孩子。很多家长将自己的“不完整的人格”“偏颇的思想”“尖锐的欲念”强加给了所谓他们生命的延续身上,让孩子原本清明无碍的心渐渐产生了烦恼。孩子在身体和空间的距离上始终没有与父母分离,但是在心灵的距离上却没有本该有的亲密和依恋了。

      (二)一枚书签

        午后,我和孩子们在学校的小树林里玩,我在看刚签收的一本书《一个人的朝圣》。小逸总是在我身边跑来跑去,但是他们已经习惯安静的不打扰正在看书的我。我时不时的看着围绕在我身旁的孩子们,朝打滚调皮的孩子瞪瞪眼,示意已然满天大汗的孩子脱衣服。然后,继续看书。小逸悄悄的把一枚绿色的树叶放在我的书上。我以为她要和我玩,所以就微笑的看看她。我拿起树叶挡住我的一只眼睛逗她开心。她也是很高兴的咯咯的笑。玩到最后,她说:书签!这个时候,我才恍然大悟!上周语言课上《一片红枫叶》里小蜥蜴给它的朋友小青蛙送了一片美丽的红枫叶当书签!

        多么纯净的童心啊!我不禁对眼前这帮天真的孩子心生敬畏,我以为我够柔软敏感,可是还是没有在最快的时间解读孩子的语言。倘若疏忽,粗糙的不经意间又会伤害多少孩童纯美的爱心啊!

        (三)怕不怕我

        我一直相信,成为一个好老师的过程就是作为一个人的修行过程。好的老师,不怒自威,这似乎在寺庙里看到师父时是有这种感觉。我与孩子们的关系还达不到这种炉火纯青的地步。我也只是在逐渐剥离作为教师这个角色中“权威”的部分,做他们的伙伴,亲密的伙伴是目前的状态。这就导致孩子们与我亲近的同时,有时是会不受控的肆无忌惮。他们时常揉乱我的发,趴在我的背上,讲话交谈异常随意。其实,这本来是件很好的事情,可是,四十多个孩子如果只是一味的给予这种亲密无碍的自由是很难把集体教学放到比较有秩序的轨道的。这大概也是我一度对体制厌恶的缘由了。

        所以,有时候我也会表达我的生气、怒意。于是,我在晨间自由锻炼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和孩子们聊到了关于惹老师生气的问题。于是,随意的问了几个小朋友:你怕不怕我?佳佳说:怕啊,怎么不怕,你眼睛瞪起来是这个样子的!一边说一边瞪大眼睛学给我看。看得我忍不住哈哈大笑,笑的同时不禁感叹于童心正如一面清澈的明镜映照着成人的言行。我问小宇:你怕不怕我的?他说:你有什么好怕的,又不打我,我就在家怕我爸!问了一圈儿一半孩子怕我,一半孩子不怕我。    其实,按照本心,对于孩子发脾气都是完全不应该的。所谓对错规则都是成人的世界制定出来的!孩子稍微放任些又有什么关系?可是,在集体这个环境中,我们从小就要学会顺承一些我们内在不喜欢的东西。所以,我想对于孩子而言,他们从小也在对生命妥协。等到心智成熟后,大致也会懂得:对生命的敬畏在与它向你呈现什么就全然的接受它。只有全然的接受才可能在无常的变化中开出花来。

         我相信怕我的孩子亦是爱我的,所以,生气发怒却不着烦恼相,一切都随它去吧!

     (四)孩子的眼睛,佛陀的眼睛

         有一个早上,我在晨光微露的树林里和孩子们自由活动。有个孩子一直看着我,微笑着,但是不说话,也不走向我。阳光照耀在她的脸庞,她小小的身体站立在草地上,我无比专注的也看着她。

         她的眼睛那么清澈,她的笑容如此纯净无邪!我似乎看到了她眼睛里有前世留下的最纯美的灵魂的水汽,从未琱琢,亦未污染。有那么一瞬间,我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孩子的眼睛那么那么熟悉,那么那么慈悲,那么那么柔软!是的,佛陀的眼睛!

         每个孩子都是善美的佛!呵护他们眼底的纯净,是多么重要的事情!他们的心本就是具足一切,千万不要用成人世界的规则玷污了孩子的灵性!

    ()你怎么了?

        有时候,我会发呆,或者叫做神游也不为过。班上的孩子常常会歪着脑袋问我:喂,你又在想什么啊?

        对啊,我在想什么?有什么可想的?孩童的发问常常会把我拉回当下。有一阵学校非常忙,忙得天昏地暗,根本无暇顾及孩子,更别说与他们聊天谈心了。有一天,我从早到晚都在做教室的环境,蕾蕾就问我:老师,你一天到晚在忙什么啊?

        对啊,作为他们的老师,我究竟在忙什么?有什么比和他们相处更加重要的?人生,究竟有什么值得瞎忙的?

        有时候,也会心情不好。孩子们的敏感胜于任何一个恋人!他们会问:老师,你怎么了?

        对啊,有什么可烦恼的?天真的孩子就在眼前。当下,一片光明,我还安好。微笑,拥抱孩子。